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工作邮箱
所在位置:首 页 > 廉政教育 > 史海钩沉 > 列表
比干:谏臣极则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      时间:2014-03-01
  比干,子姓,商王太丁之次子,帝乙之弟,帝辛(即纣王)之叔父。关于比干的为政理念、为政业绩,由于史料的缺乏,已经很难还原其原有形态。唯有对比干忠直劝谏、剖心不屈的记载,因正史《史记》及先秦诸子作品中记载甚详,故显得真实可信。
  西伯滋大,纣由是稍失权重。王子比干谏,弗听。商容贤者,百姓爱之,纣废之……纣愈淫乱不止,微子数谏不听,乃与大师、少师谋,遂去。比干曰:“为人臣者,不得不以死争。”乃强谏纣。纣怒曰:“吾闻圣人心有七窍。”剖比干,观其心。箕子惧,乃详狂为奴,纣又囚之。殷之大师、少师乃持其祭乐器奔周。周武王于是遂率诸侯伐纣。纣亦发兵距之牧野。甲子日,纣兵败。纣走,入登鹿台,衣其宝玉衣,赴火而死。周武王遂斩纣头,县之白旗。杀妲己。释箕子之囚,封比干之墓。(《史记·殷本纪》)
  王子比干者,亦纣之亲戚也。见箕子谏不听而为奴,则曰:“君有过而不以死争,则百姓何辜!”乃直言谏纣。纣怒曰:“吾闻圣人之心有七窍,信有诸乎?”乃遂杀王子比干,刳视其心。(《史记·宋微子世家》)
  这两段文字虽不乏文学色彩在其中,但一些基本史实是应该肯定的,如:比干出身贵族,是皇室宗亲,且身居高位,为朝中柱石;比干屡次劝谏纣王停止淫乱,结果激怒了纣王,遭受了非人的酷刑;比干之谏为“数谏”、“强谏”、“直言劝谏”,其出发点为“百姓何辜”;比干之谏是在朝中重臣或逃或藏或倒戈,政局已如危卵的大背景下进行的;周武王伐纣灭商之后,曾封比干之墓。
  河南卫辉是谏臣比干的长眠之地,比干庙二门之上匾额大书“谏臣极则”四字,集中体现了古往今来志士仁人对比干的崇敬之情,而至今遗留庙中的碑文题咏,更反映了历代先贤对比干精神的解读,至今读来仍不失其现实意义。什么是比干精神?笔者综合这些材料,为读者诸君试为解读。
  面对财富权位、功名利禄不动心,爱国忘身,以身殉国
  比干出身贵族,是君王的亲叔叔,又掌握权柄,要是也像商纣一样沉迷享受不问政事绝对不会激怒纣王。但他没有这样做,而是弃小我为大家,弃个人为宗族,执着前行,虽九死而不悔。唐朝名臣李翰《商少师碑》中论及:
  王之叔父,亲莫至焉;国之元臣,位莫崇焉。崇高不可以观其危,亲昵不可以忘其祖。则我成汤之业将坠于泉,商王之命将绝于天。整扶其颠,遂谏而死,剖心非痛,商亡是痛,公之忠烈也,其若是乎!
  在比干所处的时代,君王即国家,宗族利益即国家利益,比干行为的核心应该是“爱国”。所以,李翰以为“有闻亲失而不争,睹亲危而不救,从容安地而称其得礼,甚不然矣”。他认为比干“死于其死,然后为义。忠无二体,烈有余气。正直聪明,至今犹视”。
  挽狂澜于既倒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
  在纣王逐步蜕变的过程中,比干的劝谏是不间断的。即使到了分崩离析之际,微子去,箕子囚,纣王丧心病狂之至,比干依然极言劝谏,永不言弃。作为一位政治家,他不可能不明了政局的积弊难返,但他永不言弃,哪怕有一点点希望也要执着为之。北魏孝文帝在《吊比干文》中的一连串发问勾画出了当时的局势和比干的执着,即:
  鬼侯已醢,子不见欤?鄂侯已脯,子不闻欤?微子去矣,子不知欤?箕子奴矣,子不觉欤?何其轻生,一致斯欤?何其爱义,勇若归欤?遗体既灰,不其惜欤?永矣无返,不其痛欤?
  明朝御史吴达可《题比干墓》更是深入剖析了比干冒死直谏的精神境界:
  彼见商室之危,旦暮汲汲,犹冀毒痡之君,万一诲心之萌。谏而行焉,身存国存,固所愿也;谏而不行,国亡身亡,死亦非所避也。即明知其谏必不行而去者有人,奴者有人,死谏不属之吾而谁属也?
  所以,吴达可发出了“知有君不知有身,不可无比干之谏;知有国不知有名,不可无比干之心”的感叹。
  忠于职守,勤勤恳恳,执着坚定,不轻言放弃
  比干谏君不仅仅是一个政治事件,其中所彰显的道德光华也为后人所激赏。这其中就有对事业的忠诚和执着。明朝萧良有《重修殷太师比干庙记》就从这个角度认识问题,剖析比干的内心世界,他认为:
  谏,干职也,亦干意也。谏而死,非干所知也。及其怒也不测,祸成剖心,干以为吾得死所。然犹觊夫天未厌殷,纣或悔祸,幡然而悟,悟而改,盖衍增美,吾且含笑九泉,一死庸伤乎?即不然,昌言论列,慷慨就义,庶几哉有面目见六七君地下。故夫比干之心所以异于人者,非七窍之异,异乎偷生,异乎惜死,异乎为人臣而怀二心者也。
  此段分析可谓一语中的,把比干的内心世界剖析得细致入微,让我们切实地看到了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,作为一名忠臣、直臣的执着、忠诚、痛苦、无奈。所以萧良有认为比干“表义概于九原,示芳规于百世”。
  以民为本,民大于天
  中国文化中的“民本”思想可谓根深蒂固、悠远绵长,历代统治者皆奉之为圭臬,但真正能落到实处的少之又少。比干甘愿蹈白刃而殒亡,“谠言才发,轻其百龄之命;淫刑既逞,碎其七尺之躯”(唐太宗《赠殷太师比干诏》),其出发点是“百姓何辜”,这也是比干的精神支柱。“批鳞沥血救斯民,为国何曾知有身。”(阎兴邦《挽比干》)比干之所以能历千百年而“凛然如生,血食不绝”,“岂非忠义之气粹而为乔岳,融而为列星,穷天地,恒万古,作大闲,为民极故也!”(王恽《殷太师庙重建外门记》)
  以上数点是比干精神的精髓,也是比干留给后人宝贵的精神财富。(杜家祥)

​责任编辑:邹智元
CopyRight@2014-2015 中共萍乡市安源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:江西省萍乡市安源新区萍安大道世纪广场5号
赣ICP备05007483号 E-mail:anyuan021@sina.com